原創神話小笑話(第一波)

(一) 一小時後,某D還沒換歌的意思

萬萬(鬱悶地):DD啊,這麼喜歡哥這首新歌嗎?

某D(對手指):啊?恩!

五小時後……
萬萬(咆哮地):DD啊,就算喜歡你至於一放就五個小時嗎?就算是我自己的歌我都想吐了。

某D{眼含淚光對手指,委屈地):其實我三個小時前就想吐了。

萬萬(無力地):那你還放那麼久,自虐啊?

某D(為難地):其實我只是想委婉的提醒你,我給你配rap的勞務費你還沒給我。

某萬:|||-_-|||-----


(二) 萬萬家客廳,某D窩牆角打電話中,笑的春光明媚。

萬萬(好奇地張望):DD你在給誰打電話?

某D(天真地):我通知MC夢他們可以打電話給你要勞務費了,他們等我消息很久了…….

萬萬:|||-_-|||-----


(三) 大大家,四隻奉命聚會而來。

一進門,

彗星(四處張望後):你們家廚師呢?

大大(微笑地):放假了。

彗星(臉色突變):你們家保姆呢?

大大(不知死活的繼續微笑中):下班了。

彗星(忍耐地):jin,我們家Andy呢?

Jin(茫然地):沒帶(其餘四隻||||||||你以為DD是什麼?)

Jin(慌張地):哦,不對不對,是沒來,他說要上表演課遲一點過來。

彗星(PIA過大大後轉身就走):死ET,都沒個能做飯的你叫我們來幹什麼!!!
(其餘四隻,原來彗星心裡:Andy=廚師=保姆=能做飯的|||-_-|||-----|||||||)


(四) 大大家,

大大(獻寶地):今天我準備親自下廚做飯啊。

彗星(驚恐地):你確定?

大大(自豪地):恩,怎麼樣?驚喜吧?開心吧?幸福吧?

彗星(果斷的拉起萬萬飛奔出門,以詭異的速度留下一陣煙塵消失):東萬,我們快走!

Junjin(迷糊地):難道他們要私奔嗎?(彗星,東萬|||-_-|||----朴忠裁你不會用詞表亂用)

玟雨(望天地):彗星只是怕老大要做的那道菜是慧萬醬湯……

Junjin|||-_-|||-----


(五) 大大家廚房,DD終於及時趕到

彗星(驚訝地):為什麼老大和玟雨都在切洋蔥?什麼時候變那麼勤勞了?

DD(開心地):聽說人眼睛大小不一樣流出來的眼淚也會不一樣呢?

老大,玟雨(幽怨地流淚):這就是你把我們拉來切洋蔥的理由嗎?

老大(|||T_T|||-----):我眼睛大有錯嗎?

玟雨(|||T_T|||-----):我眼睛小難道是罪嗎?


(六)六隻吃完放鬆中,

junjin(謙虛地):玟雨哥,什麼叫「差別待遇」?

玟雨(順手抄起一瓶番茄醬):Andy,你彗星哥在浴室洗澡。

Andy熟練地衝進浴室,三秒鐘後傳來某狐天籟尖叫,然後看見彗星和DD勾肩搭背的出來。

彗星(溫柔地):Andy啊,是不是懷念跟哥一起住的日子啊,哥也很懷念啊,等忙完這陣我們一起住一段時間吧。看你衝進來自己都弄濕了。(溫柔幫某D擦拭後繼續回去洗澡。)

玟雨(繼續操起一瓶番茄蔣):Eric,彗星在浴室洗澡。

Eric衝進浴室,三秒鐘後,「啊!」依舊是彗星的天籟尖叫。「啊」但是緊跟著又是一聲尖叫,ET尖叫著完成拋物線軌跡。

彗星(收回迴旋踢,狠狠地):死ET你不想活了是吧?

鈱宇(為人師表地對junjin):明白什麼叫差別待遇了吧?

junjin|||-_-|||-----


(七)某D家客廳,大大和DD兩隻。

DD(啟發地):你看玟雨哥和東萬哥,兩個人都發專輯了。彗星哥和junjin哥都發展到國外了,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再這麼在家裡待下去我們家的經濟發展水平會比那兩家落後很多嗎?

大大(坦然地):沒事,等他們把錢賺回來了,你去勾引萬萬,我去勾引狐狸,那他們賺的錢不就都是我們的了。啊哈哈哈哈哈哈(仰天長笑中……)

DD(懷疑地):我完成任務的難度倒不大,你確定你去勾引彗星哥能騙到錢而不是討打嗎?

大大(堅定地):彗星肯定是打我的。

DD(鄙夷地):那你還說什麼說?

大大(繼續堅定地):但是可以憑這個敲詐他們家朴忠裁……

DD|||-_-|||-----



原創神話小笑話(第二波)

(一) 東萬玟雨家客廳

Junjin(聲淚俱下地):東萬哥,玟雨哥,我跟彗星哥這日子沒法過了……555555

東萬,玟雨(好奇地):為什麼啊?吵架了?打架了?還是ET又去騷擾彗星了?

Junjin(掏出一張紙,海帶淚):自從到了夏天,這個月我們家的電費嚴重超支啊,再這麼下去我跑中國賺的那點錢都不夠付電費啊,我容易嗎?他為什麼啊?他又不要冬眠幹嘛天天開著空調啊?55555555555(順勢哭倒在兩隻懷裡……這場景|||||||||)

東萬玟雨(為難地):好啦,好啦,哥會幫你的啦。

Junjin(生龍活虎地從蹦起來,唰的拉開門,把彗星和行李往房間裡拉):那我們今天起就搬過來住了。

東萬玟雨|||-_-|||-----(所以說人賤什麼都不能嘴賤……)


(二) 東萬玟雨家客廳

玟雨(悄悄地):其實不怕跟你們說,我跟東萬這日子也快過不下去了。

Junjin彗星(八卦地):為什麼啊?你們這不是挺安定團結的嗎?

玟雨(無奈地):這是白天,到了晚上沒外人的時候就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了……

彗星junjin(YY地想):晚上????

玟雨(鎮定地繼續):我說個「不」字他就會發狂啊……

彗星junjin(冷汗下):這個……這個……原來東萬還有這惡趣味?

玟雨(依舊陳述著):為了達到目的他真是什麼手段都用的出來啊,我的腰啊……

彗星(忍無可忍,臉紅地):玟雨,我說有些事還是不適合大家這麼坦白的交流的呀……、

玟雨(無視彗星繼續):我不就是不肯喝他那些補藥嗎?他至於用跆拳道給我硬灌嗎?

彗星|||-_-|||-----


(三) 東萬玟雨家客廳,

大大(獨自苦悶地窩沙發裡):哎~~~~~我跟DD這個日子沒法過了

彗星(54地):你又拿什麼招數嚇我們家寶貝了,跟你說你這叫自作孽~~~~~

玟雨(不屑地,奮力按計算器中):你又不要付兩家電費你有什麼好沒法過的呀!(轉頭對彗星):申彗星,跟你說了我們家空調不是冰箱,你別再把溫度往下調了,它到不了零下……

東萬(關切地):是不是我們家寶貝身體不舒服了啊,要不要我過去照顧他幾天……(自顧自整理包包中)

玟雨(抱著終於從補藥中解放出來的心情):我沒意見。

大大(抱著防止某人爬牆的心情):我有意見!

Junjin(天真地):Eric哥,是不是DD罰你跪搓板,頂花瓶,站牆角了啊?

(玟雨東萬:你這孩子哪知道這些東西的?junjin(老實地):實踐中知道的……)

大大(愁眉苦臉地):都沒有,總的來說我們家DD可以說是溫柔賢淑,勤儉節約的。

其餘四頭(「切」一聲散開,鄙視地):那你在這裡一幅苦大仇深的樣子幹嘛?

大大(失神地):問題就在於他昨天打了幾個電話聯絡了幾個老朋友說要聚聚,然後虎東就約了他去吃烤肉,申大媽約了他去酒吧,連battle那幾個小子都說要跟他去郊遊,最過分的是Tony,他竟然約DD去洗桑拿……

(大大突然聽到一陣摔瓶子砸碗的響動)

大大疑惑的抬頭,其餘四頭暴走中(憤怒地):這哪是日子沒法過了??!!是韓國娛樂圈都沒法混了!!!

大大|||-_-|||-----


(四) 東萬(徵詢地):大家認為自己什麼時候最讓人瘋狂?

Junjin(目光炯炯地):我跳舞的時候還有發射強烈眼神的時候。

玟雨(性感地一扭腰,媚眼亂飛地):我在舞台上的時候。

彗星(溫柔地):我深情唱歌的時候。

老大(微笑秒殺地):我深情款款念台詞的時候。(語畢對成員):有沒有聞到燒焦的味道,那是因為…….哎呦,彗星你幹嘛踢我?

彗星(冷冷地):麻煩下次搞清楚問題的意思再回答,我們說的是讓人「瘋狂」不是讓人「抓狂」……

眾人|||-_-|||-----


(五) DD在邊上沉默不語中。

五隻(循循善誘,親切溫柔地):DD你覺得自己什麼時候最讓人瘋狂呢?

DD(低頭對手指,試探地):我無原則無固定對象爬牆的時候?

五隻石化中|||-_-|||-----(內心:這小子每次爬牆都是故意的吧?)


(六) 當傳出DD要出演音樂劇的消息後

橙色公主們(歡呼雀躍加驕傲地):這說明我們哥哥們真是多才多藝的全能藝人,各界通吃啊!

記者們(讚賞地):這說明神話不愧為萬能藝人的代表人物啊,不但活動多面還很廣啊!

神話另五隻(痛心疾首地):這只能說明這小子的爬牆範圍又擴大了。各界通吃?我們看是各界通爬!面很廣嗎?確實很廣,有他還沒爬到的角落嗎?



原創神話小笑話(第三波)

(一) 當DD出演音樂劇的消息確定後,

橙子們(雀躍地):我們要成立Andy音樂劇後援會,以實際行動支持DD向新的舞台發展。

記者(摩拳擦掌地):我們要成立特別報導組駐紮劇場,隨時掌握Andy的最新的動態。

Eric(嚴肅地):神話集合了,下面我們召開「防止李先皓同志爬牆特別行動組」緊急會議。

Fans and 記者|||-_-|||-----


(二) 五隻(竊竊私語中):好像我們那時候都很忙耶!.......不如我們這樣這樣......可以嗎?......就這樣吧?

五隻(對fans和記者和藹可親地):大家都會去現場支持DD是嗎?

fan和記者(齊聲地):是。

五隻(微笑地):那麼現在我們「防止李先皓爬牆特別行動組」面向大家招收臥底,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fans和記者|||-_-|||-----


(三) 某pub內,神話五人聚會中,遲到的小jin

萬萬(哀號中):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逼我說那三個字……

Junjin(辛苦思考後):哪三個字?難道是那三個字……

大大(理所當然地):難道你能對玟雨說就不能對我說嗎?好歹我也是隊長好不好?

Junjin(驚訝地想):這個還可以憑隊長的權威來逼的嗎?

DD(委屈地):萬萬哥你原來你平時說最疼我是假的啊?連這三個字都不肯跟我說,原來哥哥騙我的,原來哥哥一點都不在乎DD的,DD好委屈啊!

Junjin(繼續驚訝地)難道歌迷傳WD是真的?

彗星(坦然地):萬啊!你就說吧,想起來這三個字你很久很久對沒對我說過了,我還蠻懷念的說。

Junjin(咬衣角,眼含淚光地)什麼?難道很久很久以前萬萬經常對彗星哥說來著,我怎麼不知道?

玟雨(無所謂地):萬啊,他們那麼期待你就說吧,我無所謂的。

Junjin(震驚地)玟雨哥,你怎麼可以無所謂??!!!你們家不要安定團結,我們家還要穩定發展呢!不行,我不可以放任他們這樣下去了。

萬萬(痛苦掙扎後):好吧,我說,我……

Junjin(衝出來突然摀住萬萬的嘴):東萬哥啊,你們四個怎麼樣我管不了,但是彗星哥就算了吧。我會對他負責的。

彗星(惱怒地):朴忠裁你個敗家的玩意!!!回去看我怎麼教訓你!!

Junjin(迷茫地):難道有人爬牆了還那麼理直氣壯嗎?

東萬(感激地握住小白):好弟弟啊,剛剛我掙扎那麼久主要就是為了你們家彗星開的那瓶XO,既然你說你負責我就放心了。(豪邁地對老闆):我!----買!------單!

Junjin |||-_-|||-----


(四) 繼續聚會中,六隻爭論誰酒量比較大

Junjin(豪邁地):我的酒量大可是有名的,你們表忘了當年的宿舍管理費我用賣酒瓶的錢就交了。

彗星(默默的掏出一張紙):這是玟雨剛塞給我的這個月電費單,麻煩你解決一下,謝謝!!!

Junjin|||T_T|||-----


(五) 繼續爭論中

Junjin(依舊得意地):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朴忠裁不能喝的酒!!!!
萬萬在包裡掏一陣,鎮定的摸出一瓶碘酒放在桌上,

(冷冷地):喝吧!別客氣!

Junjin|||-_-|||-----


(六) 酒過三巡後

東萬(溫柔地):玟雨,少喝點,喝酒對身體不好哦。

玟雨(豪爽地):別擔心,我的酒量可是無限的。

東萬(狠狠地):但是關鍵問題是我的錢包是有限的。

玟雨|||-_-|||-----


(七) DD(溫柔地):Eric哥啊,少喝點哦,喝酒對身體不好的。

Eric(口齒不清地):Hello,baby!衝動!我想BOBO,恩~~~~~~~~

DD|||-_-|||-----(搞什麼啊?已經醉了!!DD逃竄中)


(八) 彗星(啟發地):忠裁你就不想對我說點什麼嗎?

Junjin(從一堆酒瓶裡抬起頭來,迷茫地):說什麼?

彗星(皮笑肉不笑地):你覺得呢?

Junjin恍然大悟兩眼放光,彗星眼中閃耀出希望的光芒。

Junjin操起酒瓶(豪邁地):彗星哥,喝!!!

彗星|||-_-|||-----


(九) 彗星(繼續誘導地):你不想發自內心地對哥說點什麼嗎?

Junjin(望天思考片刻後):哥,這酒果然還是五糧液好啊!

彗星|||-_-|||-----


(十) 彗星(不死心地轉向DD):我親愛的Andy啊,你有什麼要對我說嗎?

DD(眨巴眼睛點點頭):有!

彗星(激動地):是什麼?

DD(真摯地):我想告訴你Eric哥已經喝醉了,而且他有衝動要BOBO,哥你最好當心一點。

彗星|||-_-|||-----



原創神話小笑話(第四波)

(一) PUB門口

東萬(抱怨地):為什麼我們不自己開車而要來打車呢?

彗星(冷冷地掃一眼已經明顯喝高的三隻):你以為我願意嗎?如果不是那三隻興致高漲喝的過high我們現在用的著來打車嗎?你就忍耐一下吧,你也不是那種瞎講究的人啊?

東萬(望天地):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打車費不用我付而已。

彗星|||-_-|||-----


(二) 玟雨(明顯酒後過high地狂叫):車!車!怎麼沒有車。

彗星(不爽地):你給我安靜點,這車不停下來我有什麼辦法?

鈱宇(大爺地):這點本事都沒有,看我的。

然後,其餘五隻眼看著貓大爺走著八字步晃到馬路邊,
捲起小褲腿,
露出小貓爪,
伸出去,
攔車~~~~~~~~~~

清醒的三隻|||-_-|||-----


(三) DD(擔心地):玟雨宇哥,我們可是神話啊,這樣~~~~~~Eric哥,jin哥,你們怎麼也衝出去了啊。

老大,junjin(齊刷刷地伸出腿,三隻條件反射地一起喊):我們是神話!

(三隻回頭看另三隻):DD你不是說我們是神話嘛,神話當然要什麼都一起咯。(索性一邊跳康康舞,一邊喊):我們是神話,我們是神話。

三隻|||-_-|||-----

DD(委屈地):我只是想說我們是神話要注意形象啊!


(四) 終於攔到一部車

司機大叔(激動地):啊,你們是神話,我認識你們。

六隻內心洋溢身為國民組合的自豪感及被全體國民所認識的滿足感

司機大叔(繼續激動地):真是不可思議啊,我竟然看到活的神話了。

六隻|||-_-|||-----(您不覺得您現在看到的不是活的神話的話是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嗎?)


(五) 司機大叔(一路激動地套近乎):啊!我女兒是你們的飯,我老婆也是你們的飯,我小姨子也是你們的飯……(三分鐘後)我鄰居二大媽的兒媳婦的小侄女也是你們的飯……

東萬(急切地打斷大叔的滔滔不絕):所以您的意思是這次的車費就免了?

司機大叔|||-_-|||-----


(六) 玟雨(鬼鬼祟祟偷吃零食中)

東萬(不滿地):玟雨你又不洗手偷吃東西。

玟雨(硬撐地):我明明有洗,不信你問DD。

DD(天真無辜鄭重地):東萬哥,我發誓玟雨哥洗了。昨天晚上跟腳一起洗的。

玟雨|||-_-|||-----


(七) 玟雨(垂涎地):她那性感的身軀……

老大 (飢渴地):竟然赤裸著在我面前勾引著我……

東萬 (讚歎地):真是光滑的肌膚啊……

junjin (流口水地):勾起我最原始的慾望……

彗星走進來(內心憤恨地):東萬這傢伙難道又去找申大媽借碟了,這幾個沒出息的東西。

彗星(驚叫地):DD你怎麼也在這裡?!

DD(笑容燦爛地轉過頭,驚喜地):彗星哥,你終於來了,這條魚很新鮮啊,我們就等你來吃了!

彗星|||-_-|||-----(這幾個都怎麼學的形容詞啊?)


(八) 東萬(得意地):我們家地瓜越來越可愛了。

junjin(自豪地):我們家那兩隻也越來越招人喜歡了。

大大(不屑地):你們的寵物都比不上我的。

兩隻(迷惑地):??

大大(一把摟過DD,得意地):都說了DD是我的人類寵物了啊。

DD(不滿地):老大,我現在是社長,我是BOSS,BOSS,你怎麼還可以說我是寵物呢?

彗星(怨念地):Eric你真是的,怎麼可以說DD是你的寵物呢?

DD(星星眼的望著彗星):彗星哥,還是你好,終於站出來為我說了句公道話。

彗星(幽幽地自顧自接一句):DD明明就是我們神話公養的寵物嘛。

DD|||-_-|||-----


(九) 玟雨(發愁地):我覺得我們九輯應該有一點創新啊,但是要怎麼創新呢?

大大(建議地):比如我們可以讓主唱來當領舞,讓rap來當主唱。

玟雨(瞄瞄彗星,看看DD,恍然大悟地):你的意思是我們九輯主打歌應該一邊唱著「三隻熊」,一邊跳「螃蟹舞」。

大大,彗星,DD|||-_-|||-----


(十) 玟雨(性感地):東萬你進來啊!

東萬(迷糊地):幹嘛?

玟雨(露個小肩膀,開著小紐扣,半裸著橫在床上,誘惑地):萬啊!

東萬面部表情呈呆滯狀,玟雨得意地笑。

三秒鐘後,

東萬(終於開口,絮叨地):你熱你就開空調嘛,脫什麼衣服啊。你說你連個空調都懶的開還要我進來動手。

玟雨|||-_-|||-----



原創神話小笑話(第五波)

(一) 排練廳

彗星(虛心地):玟雨啊,你開solo演唱會的經驗比較多,怎麼才算一場好的演唱會呢?

玟雨(耐心地):這個演唱會啊,就是要達到最佳的視聽效果,唱的好當然重要啊,但是還要有視覺效果,比如我演唱會的時候就會露一下胸肌啊,腹肌啊,肱二頭肌啊,背肌啊……咦!?DD,你突然蹲在這裡幹嗎?

DD(好奇地托著腮望著玟雨):玟雨哥,那我想代表歌迷問一下,按順序你下次是不是該露臀肌了……?

玟雨彗星|||-_-|||-----


(二) 排練廳

彗星(為難害羞地):玟雨啊,你這個我不太好模仿啊,你也知道我一直是走「王子路線」的……

玟雨(詢問地):恩?我一直以為你走的是「包子路線」啊。

彗星|||-_-|||-----


(三) 彗星(發飆地):李玟雨!!!警告你不要再說我的臉像包子了,否則表怪我不客氣。

玟雨(無所謂地):哦!那說包子像你的臉就可以了吧?

彗星|||-_-|||-----


(四) 彗星(強壓怒氣,討教地):玟雨你身材好好哦,可以告訴我是怎麼練出來的嗎?

玟雨(自豪地):這個簡單啊,一日三餐盡量少吃,不吃米飯肉類,不喝酒,不打遊戲,多運動,多……哎?彗星你幹嘛去打電話啊?

彗星(醒悟地):我覺得還是打電話讓忠裁來負責我演唱會的視覺比較現實……

玟雨|||-_-|||-----


(五) 東萬進來(抓狂地):我的包怎麼破了,誰幹的給我站出來。

彗星,玟雨,DD(雙手舉過頭頂,乾脆地):不關我們的事,他自殺的。

東萬|||-_-|||-----


(六) 彗星(抓狂地):我的鏡子怎麼破了,誰幹的給我站出來。

東萬(不關心地):估計為我的包包殉情了。

彗星|||-_-|||-----


(七) DD(試探地):東萬哥,你愛不愛我?

東萬(溫柔地):我當然愛我們的寶貝啦。

DD(純真的放電):那有多愛呢?

東萬(肉麻地):愛到可以包容你的一切。

DD(放心地):哥,其實剛剛那個包包是我跟Eric哥打著玩的時候弄破的。(無辜地):可是哥你會包容我的吧?

東萬|||-_-|||-----


(八) 東萬彗星小聲嘀咕一陣後

DD(繼續天真地):彗星哥,你愛不愛我啊?

彗星(皮笑肉不笑地):當然愛啦。(表情管理,嚴肅地):但是哥是不會輕易原諒打破我鏡子的人的。

DD(長出一口氣,撫胸地):幸好鏡子是Eric打破的。

彗星|||-_-|||-----


(九) DD(讚美地):玟雨哥你這身打歌服好帥,好有氣質,好有個性,好漂亮哦。

大大(望天地):如果他不穿的話fan們肯定會認為他更帥,更有氣質,更有個性。

DD,玟雨|||-_-|||-----


(十) junjin走進排練廳

大大(突然從門後竄出來,企圖嚇到小jin):哇!!!恩?忠裁你怎麼都沒反應?都沒有被我嚇到。

小jin(沮喪地):啊?什麼?沒被你嚇到那是因為我這裡還有個更加恐怖的東西。

大大(好奇地):什麼東西?

小jin(鬱悶地):銀行剛寄來彗星這個月的信用卡刷卡消費清單。

大大|||-_-|||-----


下面是幸福生活中小花絮兩則:

幸福(鬱悶地):哎,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神話的王道文看多了,總覺得帥哥只有跟帥哥在一起才是正常的。

某同學(積極地相應):是啊是啊。

幸福(繼續鬱悶地):可惜身邊都沒有合適的人選讓我撮合一下。

某同學(繼續興致高昂地建議):沒關係,以後你生了兒子就努力培養讓他gogay好了。

幸福|||-_-|||-----

某日中午又跟我爸辯論我喜歡神話到底好不好,

幸福(理直氣壯地):神話都是很努力的藝人。

老媽(附和地):是的是的。

幸福(繼續理直氣壯地):GGM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美德的。

老媽(強烈附和地):對啊,都是很好的人啊。

幸福(鬥志高漲地):我覺得我從GGM身上學到了很多啊。

老媽(繼續附和地):是的,女兒我支持你。

幸福(開導地):老爸你以為我只是因為他們帥才喜歡他們嗎?不是這樣的,我最喜歡DD,可我不覺得他是神話裡最帥的啊,我是因為......

老媽(突然衝進來打斷地):女兒你這麼說就不對了,DD是最帥的。(真摯地):真的,我覺得DD最漂亮了。

幸福|||-_-|||-----(老媽,重點不在這裡好伐,我沒說DD不帥你激動個什麼?)

晚上
幸福(HC地):斗真好可愛啊,笑起來好漂亮啊,老媽,你覺得怎麼樣?

老媽(不屑地):哪有?DD漂亮!

老媽(自言自語地):DD真的是很漂亮啊,這個相貌這麼舒服不太有的啊,真是個美男子,我們年輕的時候都說唐國強是美男子,跟DD一比那是DD漂亮多了。

幸福|||-_-|||-----(這個比較對象只有我媽想的出來的,不過對他們那代人來說唐伯伯也許真的是最高級別的帥哥了。DD真是老少通吃!!!)


轉自:櫻桃番茄 @ 百度博客



    全站熱搜

    myshinh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