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前陣子咱們Woodong華麗麗的情侶裝,
今天wuli碧海烔說,這兩隻的髮型也有點像啊!
蝦米~~
難道是情侶頭??!


話說..我跟碧看著這兩張圖,也小抽了一下,附圖:


(碧)
Wan拿花對M說~




(教ㄚ)
狼大手捂著嘴角,偷笑到快得內傷,心中OS:



結論!
心中有woodong 處處是現場~~~~~

(以下by海汪汪)

我撲~WAN~等我!
我帶你走~~


阿~~
被貓爪從後面給丟到月球去~


M:誰敢跟我搶WAN~我就永遠讓他停留在月球!!


      (謎之聲:為啥是月球?不是都是火星嗎?!)


M:笨!中秋節要到了!不知道嗎?!當然要應景一下啊!!


w:玟雨~你真的好聰明喔!不虧是我親愛的~


     (謎之聲:還敢說~你不是Wit Guy嗎?!現在怎麼都一副呆呆的樣子!!)


w:玟雨~~他欺負我!!


M:誰敢欺負我老婆啊?!讓我把他丟到月球去和文艾力一起搗藥!


眾人快閃~


(以下by Silly&海鳥寶寶)



月球。
(讓我把他丟到月球去和文艾力一起搗藥藥藥~~~)狼大怒吼傳至月球~


正在搗藥的文兔子聽到狼怒吼,停下動作,一臉不屑地向下望。


R:這凡間的狼啊!事關Wan就這麼易怒,真是的~
     (謎之聲:貌似鳥王妳才更疼妳家鳥媽吧…)


s:Eri~
星一開口,文兔子馬上卸下不屑眼神,換上討好的嘴臉,「什麼事啊?寶貝~」
s: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啊?
R:寶貝~別急別急~咱們買下樓下那間當倉庫,放你的LV包包,
順道連樓上這間一併裝潢,再等等,中秋節後就可以搬回家了!


s:喔~那你剛剛在搗什麼藥?
R:那個阿~不就是想說你最近常常扶腰,給你補身體的!
s:我…你…會常常扶腰還不是你害的?(臉上不自然紅暈…)
R:是是是!是我不好,不該每晚都纏著你…
s:不准說!
R:不該每晚都纏著你要你陪我做…
s:不准說!不准說!


星女王彆扭地敢做不敢聽,一羞之下不小心掐倒了藥。
R:寶貝~別激動啊!我是說我不該每晚都纏著你要你陪我做…練習,做七宇甩火鞭的練習!
s:文政赫你!還不再去跟烔完要一帖藥回來搗!哼~
文兔子一臉腹黑竊笑:哈哈─鬧彆扭又害羞的星~好想撲喔!


*~*~*~*~*~*~*~*~*~*~**~*~*~*~**~*~*~*~**~*~*~*~**~*~*~*~*


地球。
「玟啊!你聽你聽~猜猜這是誰的聲音? 汪汪~」烔完攤在沙發上,學著狗叫聲。
「地瓜。」玟雨一臉無奈地回答,順道把攤在沙發上的人撈進懷裡,掂了掂重量順道用手量了一下腰圍。


恩,這呆子好像又瘦了,真是的。


「那這個呢? 啊!OPPA~~~」烔完掙脫在自己身上摸上摸下的狼爪,兩手擺在臉頰旁,一邊尖叫著。
只見玟雨一臉不滿,再度伸出狼爪。「我們的fans。」


嘿嘿嘿─太好了,都認得出來呢!
烔完心情大好,又再度開口,「巫莉倫SHINHWA米打!」
「這個呢~是在學誰呢?」
「Eri?」玟雨撥弄著烔完的頭髮,漫不經心地回答。
「不是!巫莉倫SHINHWA米打!再猜猜,我是在學誰?」
「Andy??還是Jinnie??」
烔完剛才還燦爛萬分的笑臉,一下子黯淡了下來,縮進玟雨的懷中動也不動了。


怎麼學就是學不來玟雨的聲音,嗚─


「怎麼了?」
「玟啊~你不是狠會學我的聲音嗎?你教教我怎麼模仿你的聲音吧!」
「哈!那是你的聲線特殊,我的聲音你學不來的啦!」
「喔。」烔完站起身來,往屋外庭院走去。「Jinnie跟Andy等會兒就來了,我去準備烤肉的東西。」
玟雨看著一臉失望的烔完。這呆子,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突然想學我的聲音了?」跟著走到屋外庭院,把下巴靠在烔完肩膀上,這是他們倆最喜歡的姿勢,親暱又溫暖的姿勢。
烔完不像以往一樣轉頭回看玟雨,手中的動作不停,只是淡淡地說著,
「沒─我不是快入伍了嗎?偏偏這陣子好忙,好想把心愛的人都帶在身邊,可是不行阿─」
「所以…想地瓜的時候就學地瓜的汪汪叫?想fans的時候就學fans尖叫?」玟雨聞著烔完特有的清新氣味邊說著。
「嗯。」


想你的時候呢?怎麼辦呢?學不會你的聲音…這些話,烔完沒說。


「明天要去拍週邊產品的宣傳照吧?」玟雨忽然轉移了話題。
「嗯。去之前還得先去理髮廳整理一下頭髮呢!頭髮都長了。」


玟雨聽了,沒說什麼,進屋拿了把剪刀,「烔完阿,過來~」
烔完靜靜地坐著,感覺到玟雨的手小心翼翼地拂過他的髮梢,修剪著他的髮型。
「看看吧!我替你剪的髮型,不錯吧!」
「這!蘑菇頭?」烔完看著鏡中的自己,玟雨怎麼給自己剪了個跟他一樣的蘑菇頭啊!


哈!是這意思嗎?


烔完把下巴靠在玟雨肩上,「什麼意思?給我剪個跟你一樣的髮型?」
玟雨轉過頭,在明知故問的烔完臉上吹了一口氣,
「工作再忙你也不會忘記照鏡子的!照鏡子的時候看到蘑菇頭就好像把我帶在你身邊了。知道嗎?」
烔完沒有回答,只是拉近了跟玟雨的距離。
唇跟唇的距離從原來的10公分變成1公分,
0.1公分。
0.01公分。
0.001公分。


主動的金小萬?!
YES!今晚上的福利一定很多狠優狠粉紅狠強大!狼貓心想。


但,就是那麼剛好,
正當烔完的唇距離狼大人的唇0.0001公分的時候,
天外忽然傳來一聲文兔子的喊叫聲:
「呀!金烔完~再快遞一包補藥上來月球給我!」


0.0001公分。
0.1公分。
1公分。
1公尺。


以維護成員健康為己任的烔完,馬上拉開唇跟唇之間的距離,
進屋準備要寄給文兔子的補藥…


至於那華麗麗的吻?
那粉紅紅的Woodong之夜?
全數容後再議!


一臉欲求不滿的狼,望著月球,仰月長嘯~~
阿嗚~~~~~~ (難道這就是狼每到月夜就狼嘯的由來?噗~)


「文兔子~敢壞我好事!看我怎麼收拾你!」



    全站熱搜

    myshinh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