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染經塵,坐擁風雲---文晸赫
不染經塵,坐擁風雲

他微笑
絢爛、魅惑的一塌糊塗
卻又綻開的毫不刻意、漫不經心

他低眸
親切、隨和的沒有距離
卻又在展眼間飄渺的不可觸及
永遠的遙遠相隔,深不見底

他一舉首,一投足
春回大地

沒有世人眼中堅強的努力
卻把所有掌控在心底
享受著快樂和幸福,其心飛揚

他太多時候的輕淡散漫
太多時候的雲輕風淡
太多時候的靜然旁觀
讓我一度以為他思維真如表象般一直停留在異次元空間

而看過了那八年的並肩行走
雖不深知,卻已確認
他所有的平靜悠閒,所有的懶散怡然
都在卓然而後,風雲驟斂

不自矜,不謙卑,不熱烈,不冷漠,不拒絕,不解釋,不多言
一人一天地,雲淡風遠

 

火舞激情,似水溫柔---李玟雨
火舞激情,似水溫柔

舞台,燃燒
不是一瞬,而是永恆
不只興趣,而是執著的靈魂
載著夢想,飛揚

彷彿是酬答這許多年堅持跋涉的艱難與辛苦
舞台上的那個身影
完美幻化地宛如神祇
窒著所有人的呼吸和眼目

而在那個舞者的眼中
卻流露著太多的真實與動容

有時候,看著他不經意間冷硬起的面容
卻沒辦法疏離與漠視
甚至想前進一步
去觸摸他心底的那抹溫柔

相較於舞台上那些動人心魄無已倫比的光芒
更加感染我的是他眼中緩緩流淌的如水溫柔

還有看似精已疲,力已盡
卻誓不放棄的執著精神

 

俠骨柔腸,素心滿懷---金東萬
俠骨柔腸,素心滿懷

初見他的笑容,有種溫暖貼心的感覺,慢慢擴散,沁潤在週身的空氣裡。

站在燈光絢目的舞台上,他從來不是那個可以聚集最多注目的焦點。
只是華光褪盡,鉛榮盡洗,他是那個最真實的存在,寬厚仁和。

仗義直言時,希望是他的兄弟
溫暖率真時,希望是他的朋友
淺淺寂寞時,希望是他的知己
細膩溫柔時,希望是他的情侶

這個獨特的男人,身上有無數令人無法抗拒的特質,卻隱隱斂藏,不露鋒芒,等待懂得他的人一點點挖掘,然後再一聲聲讚歎,一步步沉迷淪陷。

那樣的特質裡,有著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的俠義心腸,正直謙厚。
而那一臉暖陽般的笑容後,我一直覺得隱現著通透的深遠與睿智,素然的意氣與滄桑。

我有時希望,他可以任性,可以肆意,可以縱情,可以毫無牽掛的飛揚。
然後輕笑,那樣,他還是我欣賞的男子嗎?

即使由身邊而遠及,穿透時間和空間的欣喜與憂傷,全都維繫在這個男子身上,我依然守望那滿懷的素心,等待著有一天,幸福降臨在他的身上。

 

絕艷如玉,月灑清華---申彗星
絕艷如玉,月灑清華

他靜靜的
站在那裡
粟色的髮在陽光下
折射著七彩的迷色
柔順垂下
純淨得絢麗在眉眼間
熒熒玉華

柔和的臉形,精緻的眉眼,
秀美的幾近柔弱
卻在不經意間瞥見他微微上揚的唇角
明眸中剎那間有點火滋燃

一個旋風般的迴旋
穩穩而立
湧動著凜冽的傲然
如鋒銳利
驕傲著雅然

有的人就是那樣
只站在那裡
便已灼灼閃亮
如黑夜裡那抹月白的顏色
無法掩蓋的風華

 

簡單堅持,固執人生---朴忠載
簡單堅持,固執人生

倔強堅持,鍥而不捨

黑亮柔軟的頭髮
一雙清冽冽的眼

一怒一笑,一顰一言
在無關人前都吝嗇都極點的漠然

似乎只有在家人和兄弟的面前
才看得見他有些白白的可愛

忘記是在哪裡看見他毫無戒心的睡顏
像無邪的孩子,純淨簡單

很難想像
那分單純下蘊藏著永不放棄的爭勝之念

他堅持,便勝利在手
他無視,便點滴也不縈懷

他實在是個簡單純粹的人
純粹地可以看他最直接的表現
而觀望那顆堅忍而柔軟的心

溫柔假面,痛著感動---李善浩
溫柔假面,痛著感動

很多很多年以後
時光流逝
那個不著痕跡微笑著的男子
是否還會做著心型舞蹈
安然接受著所有關於可愛的稱讚

斯文淡染,淺笑溫文
那張扮演著享受所有寵溺和「蹂躪」的面容下
是一顆堅韌隱忍的心
讓我微微感受著疼痛,點滴蔓延

常常想
這個最小的成員
之於神話
之於FANS
是上蒼最慷慨的恩賜

山腳下
抬首輕笑
看著哥哥們步步攀登
然後安然守望
再輕輕跟上

不顯山露水的微笑
卻覺得他是最後的溫暖依靠
那個曾經稚嫩的少年
安靜成長,
在不察覺間
走過驚濤駭浪

那是個可以微笑凝視
然後默默感動
想把他融進生命男子

轉自:逗明月 @ 百度神話吧

 

    全站熱搜

    myshinh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