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說實話第三彈來了......二位爺,性格大放送~

聲明:
  這些話並不是想表明他們所謂「天生一對」,只想單純分析性格而已,也許只是個人理解~但是...分析完畢後,你也許會發現,他們真的是天生一對......

  對於他們,我無可奈何,他們絕不是所謂「王道」,本人乃多年同人女,卻最雷這個東西,一向繞著走,所以當初成為RSERS也是無比慎重的。話說得重,但大家照樣當個樂兒看吧哈哈~我也就是找個樂兒~


先分成一個一個點來說明。

 首先,小習慣~

 心理學研究表明,人無意識的小動作才是洩露人性格的最重要證據,而那些小動作,恰好也是最難改變和掩飾的,娛樂節目和演戲的區別就在這裡了,娛樂節目講求的就是一個「即興」,最好的娛樂人物無非就是反應最快和最放得開的人,大家想想韓娛節目中那些搞笑明星就知道了~但又不能不用演技,本就整天生活在攝像機前面,如果再沒有一點鏡頭保護意識,那就恐怕真的沒了隱私了,何況是在韓國那樣一個「無事不娛樂,卻不見真心」的虛偽型娛樂國度~

 而我們的兩位爺無疑卻是稱得上大韓民國最不會出演娛樂節目前三名的人物了~(這個大家都同意吧...)一個是無時無刻都沉浸在自我的思維世界裡,不喜歡被節目帶著思路走的ET,一個是形象第一,反應雖快卻顧慮太多放不開的彆扭狐...唉,其實想來神話能在娛樂節目裡稱霸也少不了他們的功勞啊,有那幾位說起話來連炮珠似的爺,也得有咱這兩位式的調節節奏的不是 ==~

 先說ET的小動作,回想起他們早年的節目,那些上節目技巧還不成熟的日子裡,他們的臉上在賣力的同時常常能繃得擠出水兒來,當年的ET同志話雖不多,但手上、嘴上動作卻都不少,幾乎可以說是,有東西要抱,沒東西把兄弟當東西也要抱!想想看,他比較喜歡抱的...節目現場的抱枕,各種道具,DD,狐狸...反正,他是不能忍受手裡或懷裡沒東西的感覺...有時候我都強烈懷疑,是不是以前在他家裡,他姐姐的洋娃娃們都會被他偷到自己房間...

 這說明什麼呢?其實ET是個很沒安全感的人~他並不是天生的強者,領導者,雖然也許他天生有這樣的潛質...就像文媽媽說過的,「你們都不知道我們Eric有多善良,有多愛撒嬌~」文媽媽,我相信,真的相信~從小的移民經歷給了他混亂的青春期,也造就了他「第一眼感覺」似的交往方式,他是個極需要穩定感的人,也渴望給身邊的人以穩定感,所以認準的事,不會輕易改變,認準的人,更不會輕易放棄,因為他討厭再次尋找到這種感覺的過程。我想對神話和他愛的人,在乎的事物,應該都是這樣的。

 他的另外一個習慣是,講話語速慢~被人說急了會雙手合十摀住嘴,然後揉揉眼睛~這個習慣,形成於他慢慢成熟起來的日子,可以說是洩露了他成長的痕跡啊~很多人知道他是個安靜靦腆的人,怕正式的場合和交往模式,希望一切都順其自然地在嘻嘻哈哈中解決,但請不要忽略,他同時也是個表現欲極強,且在在乎的方面勝負欲極強的人,不然,當初他就不會是以美國街舞大賽冠軍的身份進入神話的了,試想下,有幾個熱愛舞台的人是真正希望大家忽略自己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隊長,當初在SM的控制下,他們根本沒有自我發展的空間,一切的形象都是公司初便設定好的(看現在的東方神起就知道了~),而他也還沒意識到自己作為隊長的真正作用,當他們離開SM,一個人為了六個人的戰爭鍛煉了他,也讓他真正認識到自己可以做到更多,更何況,殘酷的現實也逼著他去真正履行作為隊長的職責,依然要做一個在身後支持隊員的隊長,但這種支持,是要給他們更強大的後盾和主心骨,劈波斬浪為神話尋找更好的生存空間。他慢慢學會只在重要時刻發言,在不重要的時刻插科打諢地觀察著隊友們發言,調皮自然地控制氣氛。語速的緩慢正反應了他在思考,他的思考與語言幾乎是同步的~而捂嘴揉眼睛的習慣也給了他在反應不過來的時候一個緩衝的思考空間,這樣做的好處是,反而給自己形成了一個愛思考、有禮貌的好形象哈哈~

 狐狸,他有些什麼小習慣呢?大家都知道的,一急會不自覺地吐舌頭,站著的時候習慣將兩手抱肘或者交叉疊於身前,笑得時候會自覺捂嘴,生氣了會自覺掩飾,手卻不知怎麼放,有事沒事就愛低著頭45度角看人,丟臉了會馬上逃走...其實這些無非洩露了他的比較兩面性的性格罷了,他其實是個內心渴望強悍的男人,也有其真正強悍的一面,比如在自己一向自信的方面的勝負欲,這些也是他的家庭和經歷造就的,他是強悍沉默父親的兒子,是家中長子,是早早獨立還要照顧弟弟的「小家長」,是經歷家庭經濟崩潰和事業初始的不成功的孩子,是要立足於風雲變幻的娛樂圈保持人氣的神話主唱...這從他的安靜不多話的站姿,習慣謹言慎行的抱肘姿勢上都看得出,他會認真觀察,尋找表現自己的最佳時機;但本質上,他也是個沒有安全感的,內心柔軟敏感的孩子罷了,和媽媽最親,什麼都講,真正敏感孤獨的青春期卻要自己苦挨,什麼都不能講出來...想想看,大凡容易害羞,習慣交疊雙手在身前的人,都是懂得怎樣自保的人。他很聰明,知道自己怎樣的形象是最討喜的,於是便習慣於保持這樣的形象,害怕改變,不然也不會出現這孩子十年間在舞台上飆高音永遠只有一個姿勢,拍照時永遠不敢直視鏡頭的奇特現象了......這種人通常不會被認為是幽默的,因為幽默是交往中的高級技巧,也是需要無比放得開的。他交往能力不強,只是盡力表現真誠罷了。講究第一眼的感覺,感覺不對他會用禮儀讓你感覺到無法跨越的距離,一旦感覺對了,你才會看得到他吐舌頭,抽風的樣子,發現,哇!原來這小子是這樣的!當你被這種真誠打動,當你被這種真誠打動,你會發現,其實他就是個需要寵的孩子,還會間歇性抽風,完全是不經意的時候說出的話最讓人發笑...

 這兩個人本質上都是敏感而缺乏安全感的孩子,表達方式卻完全相反,Eric選擇讓自己強大,用溫暖來武裝自己,也給身邊的人穩定感;而鄭同學卻選擇用堅硬和彆扭來武裝,被刺破了殼,便習慣依靠......

第二,事業~

 記得有篇寫Eric的文,說「在他做這個以前,你絕對想不到他會做這個,在他做這個以後,你絕對想不到他會做的這麼好」,其實,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我們來看看他走過的路就知道了。

 他在star go go上說過,他的童年夢想是與某狐一樣的總統~(竊以為韓國的這個節目是很經典也很嚇人的,因為他們除了會加一點娛樂性的誇張外,選擇的,都是真實的分析,往往直擊參加者的內心。神話那期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相當精彩)可就像他自己說過的,他這個人一向沒什麼計劃,現在沉浸在什麼事中就會一頭扎進去,正如,當他高二喜歡上RAP音樂和街舞,高三遇到了作為演藝志願生的某狐後毅然決定放棄美國的大好前程扎回韓國娛樂圈一樣,他每次的沉浸,都特別的深...恰恰是這種深,讓他每次選擇,其實都埋下了成功的伏筆吧...其實,無論是誰,都看得出他演戲的天賦,想當年的X-FILE系列節目,有一期是催眠的,雖然真正的催眠師侵犯隱私的,也是違法的,所以催眠師只會在節目中展示一些表演性質的催眠術,但即使是這樣,想配合催眠師完成表演,也需要一個極容易相信假定環境並且容易深入並引領環境的人,而Eric是唯一一個成功被深度催眠的。容易相信假定環境正是演員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能力,這也顯示了Eric這個人內心的強大,他可以很容易地控制、改變自己的情緒,這是一個領導者必須的氣質,也是為什麼我一度不喜歡他的原因......這種人初遇到時,會被認為是功利的...卻也說明了他的不安全感...捎帶提一句,那次的催眠,也決定了狐狸這輩子是當不了演員~他對自我的定位太明確,根本受不了某種顛覆...還好,他聰明地遠離演員這一行...

 在我剛才提過的,他認識到需要變得強大的時候,他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本身戲劇表演專業出身的他認識到在韓國的娛樂圈只以rapper作為SOLO主業是不可能前途光明的,因為亞洲娛樂圈始終是旋律主打天下,而想要真正在RAP事業上有所突破又需要更加驚世駭俗的思想,繼而凝結成憤世嫉俗的吶喊體現在RAP的歌詞裡,畢竟那些孩子們才是rap的主要受眾,但他,很明顯做不到。還好,俊朗的外形和表演天賦給了他另一條更加敞亮的大道,演員~這是個雖然辛苦,但在韓國絕對名利雙收的職業。背負著神話的名聲和隊長的榮譽感,他和二爺在不同的領域為弟弟們開起了路~看過他一期GOOD MORNING,是在他剛火起來的時候專門講他拍攝火鳥的花絮的,裡面的Eric辛苦得令我心疼...韓國之所以演員的地位會高,大概也是跟對演員更加嚴格的要求有關吧,導演編劇大過天,作為新人的他雖然有著萬千FANS,卻要在片場隨導演呼來喝去,但他挺過了那個極其艱難的學習過程,也以驚人的速度適應了這個新的環境。跟他對戲的李恩珠姐姐(話說我爆喜歡她的~眼神溫暖氣質憂鬱~死的太可惜了...)都說,剛來劇組的時候他根本無法與所有與他對戲的人對視,但正當她很著急地怕Eric會一直這樣的時候,他已經可以很好地直視著她了~戲裡演他父親的老前輩也對他大加讚賞,說從未見過這麼愛思考的演員,除了拍戲幾乎不說話,都在思考自己的角色~到後期,連導演也由衷讚他「演技在拍攝期內幾乎是飛速地成長」......我當時想,那還用說!要知道當時他的日程可是滿到每天平均只能睡2個小時,有點空兒,還要在片場上神話的官網跟FANS交流......後來在《六月日記》首映式上,我又看到了一個緊張得空前絕後的Eric,這一切,無疑讓他的所有成功都找到了來路......神話的哪一個,都不是好當的,尤其是隊長......

 就像他自己說的,他不喜歡多說話,喜歡用行動給人驚喜。是啊,這話反過來就是,他一路上帶來所有的驚喜,都浸滿了他風輕雲淡背後的無數辛苦行動......他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卻總是知道在這所有可能裡自己要什麼,從而一貫地,順其自然地找到怎麼要的路徑,執著,卻不執拗。


 這種執著勁兒,在鄭老四身上也是盡顯無遺的。剛才說過,他是個自我定位極其強烈的人,也說過,他對自己的優勢劣勢有著無比清醒的認識,他說過,從神話出道前,就知道自己要走敘事曲路線,而後來的故事,也就變得滿滿當當。 從跟大嘴合唱了第一首《人偶》之後,他在敘事曲上的野心慢慢開始顯山露水,私以為,當年頂著空前的壓力,不但被人罵作解散神話,甚至被罵「藉朋友沽名釣譽」, 也要組成「S」組合,也該是有這方面的考慮的。這小子對於自己真正喜歡的,真正覺得能做好的事情,永遠都有著某種過激的勝負欲......就像對他那條大長腿...(參見情書韓恩珍那期,劈叉比賽~注意當時ET的表情^^)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當其他人都在專輯裡互相幫忙的時候,在他所有的專輯裡,你絕對找不到神話其他成員的影子,也許你會說,這是他的獨佔欲在起作用,但我想說,這也無疑是他的執著的一點,我的領域,不用任何人幫忙,我也是最強的。一直以來的他,路線單一,卻是一貫的討喜。他喜歡耍帥,我們喜歡耍帥的他;他喜歡靜靜唱歌,我們喜歡靜靜唱歌的他;他喜歡彆扭,我們喜歡彆扭的他,無非如此而已。他的策略是,准你罵我,但你依然會喜歡我,而且喜歡地不知理由~他知道自己有什麼,更在不經意間,找到了利用這些的最好方式,看上去最是清閒最是平穩,可就像他說的,「我只是不喜歡把苦的說出來而已」,那個永遠笑得一臉無邪的小王子,卻在十週年演唱會上唏哩嘩啦地說著「十年裡,辛苦好多...」是啊,那條做了六回手術也基本報廢了的膝蓋,那破滅的SM大股東的事實,那些被嗤為「獨飯始祖」被ANTI的艱難過往...還不夠嗎......他做的,受的都不比任何人少一點!

 這裡不得不說一下,很多人說喜歡狐狸的飯大多是獨飯,我想這跟他本人的氣質有關,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他的獨佔欲在我們的心裡共鳴,他總是不經意流露出的孤獨感讓我們心動,想去寵著慣著,他看上去總是整個神話團體裡最為疏離的成員,總是過分的強調「S」對他的重要性,連十年過去了,「最感謝的朋友」還是KANGTA,卻又是每次團隊內部人氣投票時人氣最高的成員,他也曾臭屁地說「呵呵,都喜歡我~」是神話公認的「公主」、「鳥媽媽」...就是這樣點點滴滴地珍惜著身邊的人,細心地照顧著周圍的人,這就是他的魅力吧...本以為他除了長相,實在沒什麼太有偶像氣質的地方,可細想起來,原來他還真的是處處偶像啊......

 他們倆都活得無比清醒,又諸多糾結,對愛的事物執著完整,卻又都是低調的行動派,可是,Eric執著於攻勢,他習慣並且熱愛攻城略地的快感,享受旁人意外驚喜的目光;鄭老四卻執著於守,他享受「天生麗質難自棄」的艷羨目光,習慣為保守自己的榮耀感而戰,開疆擴土的工作,他做得出,卻恐不是他喜歡的來的~Eric的低調在於熱衷於苦中作樂,將所遭遇的不快轉化為ET行為讓所有人瞠目結舌;鄭老四卻將其轉為隱忍和孤獨,唉~更招人疼不是~~~兒啊!!

 其實分析到這兒,他倆的性格已經大體清楚了~從兩個人的出身、關係極好的雙方父母= = !從小的經歷,都可以看得出,他們的性格其實極為相似,只是不知為何,卻找到了完全相反的表達方式......不過...不是正好契合嗎......唉,說好只說事實,咱啥也不多說啦~你倆好自為之^^


PS: 不知還要不要預告,但這篇其實還未完,下回分析他們的小性子和交往模式分析他們的糾結和在一起的可能性~大家安~~

再PS一句~其實,越是你喜歡他們,看他們看得越多,大概是得不到真正的答案的,要觀察一個人的性格,只抱著最單純的心態看他的行為就最準確了...這是心理學的原理...一句兩句也說不太清呵呵~其實沒啥好糾結的,要糾結也是他們倆自己~哈哈~


轉自:申Iris @ 百度ricsung吧

 

 

    全站熱搜

    myshinh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